《今日中國》雜志專訪邱立東:脂肪微雕醫生的醫美改革之路2019-01-18 09:00:44

  為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充分展示各行業中改革創新的匠心人物,近日,有中國外宣第一刊之稱的《今日中國》雜志社領導及記者一行赴北京圣嘉新醫療美容醫院,對邱立東院長進行了采訪報道。

  《今日中國》由宋慶齡于1952年創辦,得到歷屆國家領導人的親切關懷,目前擁有七種語言的九個印刷文本,發行160個國家,屬國家級期刊。本次,邱立東院長作為《今日中國》在醫美行業選擇的匠心代表,從醫生自主創業經歷、醫美技術創新、行業發展態勢、企業社會責任等角度與記者進行了深度溝通。目前該期雜志已發刊,一起來看完整的采訪內容吧!

  (圖:雜志采訪截圖)

  近年來,隨著國內市場消費升級和資本的大量涌入,醫美市場迎來了一次新的崛起契機。機構“遍地開花”,求美者絡繹不絕,整個醫美行業也處于蓬勃發展之勢。

  然而,“大醫美”的繁榮背后,不論是公立醫院“條條框框”的體制局限,還是民營機構逐利屬性下的過度商業化行為,都讓本應是醫美行為主導者的醫生舉步維艱,也讓該行業的健康發展受到 “阻力”,發生了“變形”。

  邱立東,這位被業內譽為脂肪微雕“魔法師”的整形醫生,當初為了擺脫束縛毅然從體制內“出走”,選擇了自主創業,并最終走出了一條異于他人的醫美改革之路。

  (圖:邱立東)

  合伙制:為了醫生能有獨立“話語權”

  1988年畢業后,邱立東順利進入一家公立醫院從事外科臨床工作。在當時,國內醫美市場還未形成,大環境還不成熟,美容外科甚至還未獨立成科。邱立東介紹,“在公立醫院,由于美容整形不是必要手術,只是作為一種特殊需求才進行的外科手術,所以相比于其他科室,一直得不到同等重視。”

  進入上世紀90年代,得益于改革開放的深入,人們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對于美的追求愈加強烈,求美者人數的增多讓美容外科從原來的外科中獨立了出來。“盡管如此,但身處公立體制之內,整形醫生深受科室指標、職稱評級等因素的束縛,喪失了話語權,這樣的郁結迫使很多人選擇離開體制。”

  邱立東就是其中一位。在公立醫院里耕耘了前半生的他毅然決定丟掉“鐵飯碗”冒險“下海”,從限制諸多的公立醫院跳到市場化的民營機構。起初他選擇加盟到大型民營醫療美容集團,本想在醫美市場上“大展宏圖”,然而他卻發現事實并非他想得那么簡單。

  資本是逐利的。對于很多商人投資的醫美機構而言,盈利或許才是首要目的。在投資人逐利為本價值觀的傾軋下,醫生淪為了“銷售工具”,也催生出很多行業亂象,各種安全問題層出不窮,受害者和社會輿論往往將主要矛頭指向醫生,對此邱立東表示,“很多整形醫生實際上是沒有‘話語權’的。”他解釋說,由于醫生是受雇于民營整形醫院的,實際上是處于“弱勢”地位。“比如在很多整形機構,為了節約溝通時間,在流程設置上簡化了醫生面診的環節,醫生常常在手術的前一刻才能見到求美者;還有些存在安全隱患的手術因為醫院盈利的需要,醫生也不得不“冒險”操作。這對醫生是極大的不尊重,對求美者也是極為不負責的表現。”

  種種現狀引發了邱立東的思考,他希望專業的醫生可以成為民營醫美中占據主控權的一個群體,像國外民營醫療那樣,成為品質醫療的一個代名詞,真正實現醫生的自我價值。這樣的想法與另外兩名整形醫生李朕、張笑天不謀而合,2014年,中國第一家由名醫合伙創辦的醫美機構北京圣嘉新醫療美容醫院應時而生,他們也被業界稱之為圣嘉新的名醫“鐵三角”。

  事實上,從世界范圍內看,所謂的“名醫合伙人”并非是邱立東他們的獨創。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他們的這套制度是“醫生集團”的翻版。

  醫生集團是按照歐美國家的“Medical Group”翻譯而來,有時候又譯作“醫生執業團體”或者“醫生執業組織”,指的是由多個醫生組成的聯盟或者組織機構,開創者是于1863年創辦的梅奧診所。在世界上很多發達國家和地區,該模式是保險公司、患者、醫療服務提供者三方博弈的結果,但進入中國后,該模式卻“變了味”。

  在國內,優質醫生作為一種不可再生的稀有資源一直是資本青睞的對象。隨著國內醫改的不斷深入,寬松的政策環境也讓很多“熱錢”流入醫美領域。很多“醫生集團”經營乏力,向資本妥協。但邱立東和他的合伙人卻頂住了壓力,運營其間有很多投資商找到圣嘉新洽談合作,但都被一一拒絕。“不管多難我們也要堅持,不能忘記我們創業的初心。”邱立東說。

  因為沒有資本的助力,2014年至2015年,生于夾縫之中的圣嘉新生存得十分艱難。面對同行的質疑、各項支出壓力,三個醫生懷揣著信念咬牙堅持了下來。后來,良好的口碑和精湛的技術讓他們“逆境翻盤”,也在業內打響了“名醫合伙人”的招牌。一時間,圣嘉新成了行業模仿的對象,幾十家整形機構來 “取經”。邱立東總是毫無不留地分享自己的合伙創業經驗,甚至還特別舉辦了“美沃斯專場”活動,從各個層面向同行分享心得。他說:“我們希望名醫合伙模式能夠成為改變中國醫美生態的火種,為更多有為醫生開辟蹊徑。”

  四年多發展,“合伙制”已經內化為了圣嘉新的企業基因,在企業管理、運營和營銷等各個方面,都在實踐著這一模式。正是因為這種以人為本的合伙模式,邱立東在確保醫療理念不變質的前提下與市場進行了充分對接,他的改革不僅為醫美行業更為中國醫療事業的發展提供了可參照的研究范本。

  醫美整形新技術:為求美者負責的企業擔當

  制度的創新讓邱立東他們擺脫了“廣告+低格”的粗獷式行業發展方式,為行業的專業化、精細化、人性化打開了“一扇天窗”。“醫本位”的服務理念將安全性和顧客感受放在了第一位,讓不少顧客對醫美行業有了新的體驗。“但僅僅是這樣還遠遠不夠,要想真正做到為求美者負責,就必須讓每一位名醫所擅長的一類品項做到極致,創新再創新。”邱立東說。

  在圣嘉新,邱立東主要負責自體脂肪面部填充項目。當然,對于其他美容外科技術他也十分嫻熟,但他并不輕易進行除面部以外的手術,因為他要盡量將精力聚焦在一種品項上,進行深入研究,而其他的則交給了其余的合伙醫生。他們之間的研究方向差異化互補,這也逐漸成為了圣嘉新“以專家引領科室”的特色格局。

  說起對自體脂肪填充技術的研究,要把時間拉回到二十多年前。當時,邱立東有緣結識了中國整形界的領軍人物、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得者戚可名教授。在他的指導下,邱立東對自體脂肪填充技術有了全新的認識。“其實這一技術在國內的運用已有數十年歷史,早在我還沒有離開公立醫院的時候,這一技術就已經開始運用。但戚可名的指導讓我對該技術的最新研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說。

  “一開始我們是直接把脂肪從人體中抽取出來,不進行任何加工,后來我們開始用物理方法將脂肪進行小顆粒處理,這樣可以讓移植脂肪的存活率更高。”邱立東說。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上萬次的臨床實踐,邱立東創新性地提出了“三聯脂肪”的概念。他介紹,“三聯脂肪”是指結構脂肪、微粒脂肪和納米脂肪三種分層脂肪,傳統單一脂肪堆砌式填充很容易形成結節、腫脹,恢復時間長。求美者對手術的擔心程度也會增加,心情焦慮更不利于脂肪的成活。”他將脂肪分為三種形態,能夠支撐起大面積凹陷的“結構脂肪”、可以進行深層次填充和過渡的“微粒脂肪”,以及可以進行淺層填充的“SVF脂肪膠”,三種脂肪的結合應用,不僅可以讓面部更飽滿、凹凸有型,還能改善皮膚質地,祛除皺紋等,恢復更快,腫脹更輕,大大降低了求美者的焦慮感。

  同時,他還利用大數據和信息化技術將自體脂肪填充手術進行術前數字化模擬,逐步形成了數字化術前模擬、真空負壓抽脂、脂肪三層精篩、多維立體注射的自體脂肪填充體系,并將其命名為脂肪微雕技術,開創了自體脂肪填充技術體系化、理論化的先例,為今后該領域的深入研究奠定了基礎。

  除此之外,針對面部組織松弛的求美者,他獨創了“青春支架逆齡術”,通過下垂組織復位、多級懸掛固定、層層重建支撐的系統化方法重啟面部青春修復程序,解決了大齡求美者的年輕化需求。

  “變美于無形”的技術創新,不僅讓圣嘉新成為了自體脂肪填充技術的領導者,也為他自己贏得了脂肪微雕“魔法師”的美譽。時至今日,經邱立東診療過的求美者已有上萬人。據介紹,圣嘉新在技術領域已獲批二十個國家專利,目前正在參評中國整形美容協會發起的5A級醫療美容整形醫院資質,該資質評審標準參照“三甲醫院”而制定,一旦評審通過則意味著圣嘉新將成為中國醫美行業醫療質量標準最高的民營醫美機構之一。

  說起為什么要下如此大的功夫研究創新自體脂肪填充技術,邱立東坦言,對于一家醫療美容整形醫院而言,為求美者負責是最大的企業擔當。為了這份擔當,他還要繼續創新,實現更高的技術要求。

  與國際接軌的中國醫美:以創新為導向的發展態勢

  近年來,隨著醫美市場的崛起,創新活力被進一步釋放。眾多醫美企業都在進行著深層次地創新發展,創新也已成為該行業不可忽視的新方向。

  邱立東表示,行業創新主要存在三個方面,一個是制度創新。目前醫美行業準則是2016年修正的《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醫美行業市場準入規則較嚴格,但是對于非法醫療的監管力度不夠大,這也是目前黑醫療行為猖獗的一個原因;另一個是行業創新。醫美機構長期重度營銷、脫離技術服務、缺乏精細化運營管理,讓行業發展模式陷入惡性循環的亂象局面。所以醫美機構創新要從規范化開始,做良知醫美,不斷提升技術水平,優化求美者體驗,完善服務各環節,從而提升行業美譽度;還有一個是宣導創新。不論是政府還是機構都應該把醫美安全教育做起來,倡導理性求美、安全求美的理念,幫助求美者規避風險。

  鑒于此,邱立東多次接受媒體采訪時都倡導創新以安全為前提、以保障求美者利益為前提,并多次開展公益科普為求美者傳道解惑。為了更好地進行技術和管理創新,邱立東的足跡遍布了韓國、美國、法國、土耳其等多個國家和地區,在此期間,他了解并交流最新的醫美技術,學習及應用最先進的管理理念。他希望中國醫美行業與國際充分接軌,但同時,他也強調,國外的先進技術不能直接照搬,要結合本土情況,堅決不能讓求美者做“小白鼠”。

  從體制內的外科醫生到提出“名醫合伙人”制度并運營一家醫療美容整形醫院,從剛開始不經加工的脂肪注射到在大數據支撐模擬下進行的細胞層面的脂肪移植,邱立東見證了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醫美行業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演變歷程。在他的前行路上,創新一直是一條清晰的脈絡。而今,這位“魔法師”并沒有停下創新的腳步,他說,要為中國醫美行業共同創造下一個輝煌40年。

上一篇:圣嘉新榮獲2018微博V影響力健康醫療創新機構獎

下一篇:北京圣嘉新醫療美容醫院獲評2018年北京唯一“全國5A級醫療美容醫院”